民俗风情

光州灯话发布日期:2015-06-13  点击数 : -

  农历正月十五日为传统的元宵节,又称灯节,世代相传,由来已久。这个节日很受人们重视,因此民间有“小年大十五”之说。在正月上半月,人们都沉醉在浓厚的节日氛围里。元宵节来临,更为热闹。光州(现潢川县)系豫南重镇,是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每逢节日,文化娱乐活动丰富多彩,仅就灯节玩灯而论,其数目之多,花样之美,技艺之精,令人赞不绝口,几乎达到家家张灯,户户结彩。有一种大型“台阁灯”,只是在光州方能见到,在外省、市、县、乡从未目睹,也未耳闻。20世纪20年代,我叔父王鄂生在光州北城兴贤坊街西创办“勤业工厂”(系国产木机织布),还与章仲文合伙开益太恒匹头店(经营京货布匹)。为了振兴实业,扩大经营,隆重庆祝元宵佳节,扎花灯,连放烟火三夜,并实行货物大减价。为了很好准备,春节前一个月,家中就请来了工匠技师扎花灯,做爆竹,制烟火。正月十四日夜晚起,到十六日夜止,点花灯燃放烟火,轰动两城三关,不少城乡居民前来观看,盛况可谓空前。为何元宵节灯展经久不衰,因为它是一种传统的中华文化和吉祥如意的象征。数千年来每逢新春佳节,花灯争奇斗艳,别出心裁,你追我赶,令人赏心悦目,给人以幸福平安之感。有两种耐人寻味的灯:一曰“望儿灯”,在元宵节夜,居家院中竖一高杆,上悬红灯,点燃之后,遥望甚远,以示盼儿心切。有时也有碰巧在当年怀孕生子的,所以每逢灯节悬此灯者大有人在。一曰“送子灯”,元宵节夜晚,全城灯火辉煌,室内外遍地置放灯盏,有好事者乘人不备,来个顺手牵羊,偷上一盏(但不能吹灭),送到盼子不孕的人家内房,将灯放在寝室床前踏板上,向受灯者一揖,受灯者阖家欢迎,立即盛情招待,并给予红包(内装现金若干)。灯节玩灯“出灯会”,有“正会”、“花会”之分。所谓“花会”,包括有“耍龙灯”、“舞狮子”、“花车”、“旱船”、“火马”、“高跷”、“十八罗汉度柳翠”……这些都是城关各街道居民自发组织的,农村也有舞狮队进城表演。光州城关有五条龙灯,就是南城东关的青龙,北城兴贤坊的黄龙,北关的黑龙,回回营的蓝龙,西关的黄龙。花会玩的时间较长,由春节开始直到正月底,观灯者人山人海,络绎不绝,有的夜以继日,达到狂欢尽兴。还值得一提的是光州的“火马灯”。火马灯日夜可以玩。光州南城贤典街有一班火马灯,历时较短;北城龙头街有一班火马灯,历史长,玩得好,有“火马灯世家”之称。这家姓龚,开设龚三义槽坊、丝绸作坊。老头有八子、两侄、十几个孙子。每逢灯节全家三辈人一齐上阵,不用外姓,随时可以上街表演。火马灯是四匹马为1组,每组前有领马1人,后有“三军司令”1人,每匹火马后跟执彩云灯的1人,两组共计20人,装扮成京戏一出。曾记得当时八匹火马装扮成一出“八蜡庙”,生、旦、净、丑、末都有,大家骑着不同颜色的火马,一律着古装,奔腾跳跃,英俊威武,技艺娴熟,动作敏捷,神气十足。领马者手执长鞭挥舞在前,马鞭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,这也是龚家独特技术。“三军司令”系火马中丑角,时庄时谐,动作滑稽,逗人发笑。龚家火马在光州花会中负有盛名。全家出火马灯会,当时不但在光州,就是在周围县也不易寻找第二家。花会上街,首先要去大寺庙敬神。进了庙先烧香纸再表演,以后才到各机关、团体、商店演出。演前先由一人执红帖投递,表示祝贺新年,然后再进行表演。有些单位予以招待并酬以香烟糖果等物,也有给现金红包的。许多技艺高超的花会班,夜晚常常满载而归。所谓“正会”,又称作“胜会”,是以各街为单位组成。如北城大街的“如意会”,南城东关的“永安会”,北城小东关的“长生会”,还有南城大巷街、曾家巷等街都有正会。各会都由头面人物出来当会首,负责筹备。其中大多数人既要出钱又要出力,除了一部分自愿捐助外,不足部分由会首们掏腰包。各街办会都想方设法努力办好,以与其他街竞赛,力争得到群众的赞誉。因此会前必须研究项目,筹划集资,安排人员,添置器材,购买道具,排练演习,设计“台阁”,千头万绪,实为不易。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位行家里手来主抓才能把会办好。所谓出全会,就是全光州所有的花会、正会,同一天全部上街展出,这有一个自然形成的时间,即每年正月十七日。因为当时多数人迷信鬼神,农历正月十七日是火神爷的寿诞之日。从前,人们有个传统观念:“不信神,有火神。”经常可以听到人们对骂或起誓说:“不凭良心,火神爷要照顾你!”所以人们对火神都是战战兢兢,敬而远之,唯恐他找上门来。西关街的火神庙(现潢川县城关三小),常年香火旺盛,到了正月十七日,人们对火神爷更是要大献殷勤。所以无论花会或正会,这天都得去朝拜火神爷。既不通知,又不催请,各会自动前往祝寿,无一人违抗不到。正月十七日到了,这天上午由各会会首亲自到火神庙焚香、燃烛、烧纸、放鞭,叩拜之后,随即“起驾”。就是将木制的火神爷雕像抬出来,送到大南门外地藏庵行宫暂时安放,下午由众人抬着上街游行,到午夜再送回西关街火神庙。我在童年时期看过一次全会,我选择了较高的地方伫立,翘首东望不敢松懈。这时城乡观灯者纷纷云集,铺面挤满了男女老少人群,生意早已停业,以接待看会之客。华灯初上,正会由南城浩浩荡荡而来。会前有一位开路先锋,在隆冬严寒中,他上身不穿衣服,双手舞着一对火流星,且行且舞,走走停停,街上拥挤不堪的人群,见他到来,都纷纷自动让出一条路来,这样,大会的千军万马才能徐徐通过。什么是火流星?就是用铁丝编织成两个球形外壳,约海碗大小,内放燃着的木炭,迎风吹燃,愈舞愈烈,犹如一条火龙从天上飞舞而至,人们不得不及早躲避。舞火流星,也是一种专门技术,有时用一只手耍,有时用两只手耍,有时站着耍,有时边走边耍,也可以两人对耍。这种玩艺,以张占魁为佳。他年近花甲,身体强健,为人豪爽,对办会有浓烈的热情。他主动参加舞流星,四两白酒之后,赤膊上阵,表演出各种花招,如“丹凤朝阳”、“二龙戏珠”、“三花盖顶”、“枯树盘根”等,沿途观众为他的精彩表演拍手叫好,他为满足观众要求也竭尽全力。跟在火流星后边的是一对牌灯,上书某街××胜会。接着是唢呐乐队、彩旗、宫灯、彩伞、捧灯、提灯,各种执事均配有各式各样的花灯。最吸引人的是大型灯山似的“台阁”灯,一张大木桌,用大石条压着,上装铁架子,两层高丈余,用彩色绸布包裹,上下左右悬挂各种花灯;两层花丛中置放戏剧人物,由10岁以下幼童装扮,多则3人,少则2人(“断桥”为3人,“武家坡”为2人)。入夜以后,灯火辉煌,繁华竞放,鲜艳夺目,高高站立在半空中的古装戏剧人物,迎风飘摇,翩翩如仙。人们观后,心惊目眩,赞不绝口。这一座灯山似的“台阁”灯,由8名壮汉抬着,四周还有许多人保护,徐徐向前,供人欣赏。后面接着是乐队。龙棚过来了,这是木制长方形上棚,上面置一盘龙灯或鳖鱼灯,中悬一个金属鼎形大炉,也由8人抬着,炉内香烟缕缕。后边就是火神爷的木制偶像,当此像通过各家门前时,许多善男信女,频频叩头祈祷,求神保佑,可是火神爷端坐在特制的大轿中,目不斜视,毫不理睬这芸芸众生之情谊,匆匆而去。出哪种会则抬哪一尊神像,如火神会则抬火神爷,城隍会则抬城隍爷。神像走在最后。火神会过完了,接着是其他会。这一天我看了3个正会,各会的花灯、执事、乐队大致相同,所不同的是“台阁”灯的装扮各异,有2人、3人,争奇斗艳,各有千秋。各个灯会通过街道时,走走停停,由南城各街游到北城西关街,转回经白石碑、文曲巷、普惠寺、大马园到衙门口解散回家。此时已是午夜三更了,玩会者筋疲力尽,观会者也甚为疲乏。但大家有一种共同的想法,“盛会难再”,机不可失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945年日寇投降,全民欢庆抗战胜利,群众自发地出了一次空前绝后的“台阁”灯会,主持人是本县进步人士刘理葛先生。此举立即得到群众大力支持,纷纷赞助。冬初开始着手筹划“台阁”灯会,由刘先生亲自动手设计式样,制作焊接铁架,购置器材,添制道具,扎糊各式花灯,安排布置,日夜不停地忙了3个月之久。“台阁”制成功了,计上下两层,结构坚固,式样新颖。画面取材于京剧《梅龙镇》:第一层是正德皇帝衣冠楚楚而立,身后一条盘龙,正德皇帝用右手向上托着龙头,在暗中置一铁柱支撑着。第二层上悬一彩凤飞舞,下站着李凤姐,她亭亭玉立,飘然似仙,上下前后悬着数以百计的各式花灯。入夜后金碧辉煌,五彩缤纷,耀眼夺目,两名十龄以下童男童女,均着古装,显得雍容华丽、高贵典雅。已绝迹多年的“台阁”灯,又出现在潢川街头,实属难能可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