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俗风情

潢川民间花会发布日期:2015-06-13  点击数 : -

  “民间花会”,即民间舞蹈演出活动,俗称“玩会”、“玩灯”、“龙灯会”、“红灯会”、“出会”。这是几千年沿袭下来的“新春闹花灯”文化传统。从正月初一开始,一直狂欢到花朝(农历二月十二日)止,一年一度,岁岁如此。旧时职业玩灯班子,有的一直玩到四月八“开秧门”才散。花会中还夹杂有民间戏曲、杂技、曲艺说唱及音乐活动,热腾欢快,喜气洋洋(旧时,大的庙会上也有灯会)。“民间花会”是生活在潢川县人民所喜闻乐见的群众文化活动。由于我曾肩负县舞蹈集成主编和地区卷主编的重任,用了5年时间,采撷了丰富的舞蹈资料,并撰写了10本舞蹈专著。跑驴新中国成立初期,解放军和土改工作队南下,带来了大量北方舞种,这些崭新的舞蹈艺术,迅速在潢川传播开来,如陕北大秧歌、腰鼓、红绸、莲湘(霸王鞭)、冀中花棍及城市体育表演项目花环、哑铃等,配以本地的花车、花挑、五里撅等,还有全国流行的舞种,即“从北京到南京,旱船、跑驴、莲花灯”。上述三方面的舞蹈,掀起了潢川新中国成立初期八年群众性的舞蹈高潮。1963年至1965年,是新中国成立后潢川花会的第二个高潮。此时各种花会都展露了风采,如火淋子、花鼓灯、火马、春牛、花伞、河蚌、大头罗汉、老背少等,一时间繁花似锦,光彩夺目。“文革”期间,潢川花会陷于低谷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民间舞蹈如雨后春笋,发展迅速。这时期共出现了44个舞种,全县共有民间舞队(玩灯班子)769个,其中狮子218队,花船173队,花车47队,花鼓灯地灯53队,花伞46队,花挑14队,花扇19队,春牛18队,火马23队,跑驴20队,高脚龙(包括板凳龙)11队,河蚌16队,抬搁11队,高跷14队,大头罗汉9队。不少珍稀舞种也闪出光辉,如流珠伞、六绫悠、双划船、花篮、九连环、采莲船、老背少等。在演出技艺上此时也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。狮子登高可上9张方桌,如同杂技,令人眼花缭乱;地灯逗乐令人捧腹不止,如同相声风趣幽默;花扇起舞叫人心旷神怡,犹似仙女轻柔飘逸,十把扇子含羞带笑,情绵绵意长长;鹬蚌相争发人深省,论切切理真真。还有气势宏大的火马,风雅俊俏的跑驴,腾飞的龙,翻滚的狮,憨厚的牛,可爱的蛙,都给人一种勃然向上的感觉,令人振奋。舞狮子此时,民间花会的组织形式也出现了变革。旧时玩灯,多由商会办,由一家或几家商会出钱请艺人,并派人把钱粮送到艺人家里,让艺人们安心排练演出;或由当地有钱大户操办,个人组织灯会;也有私人养班,如潢川双柳树镇黄四少奶奶,自家长期养着一个花鼓灯班子;或由艺人们自己组班,不要任何人的报酬,如“同乐会”、“八音会”一般只图玩得痛快、潇洒。新中国成立后,花会由政府操办,城镇靠街公所、学校、工厂、机关,农村靠人民公社、大队。1979年后,广大农村玩灯班子的组织形式有三种:一是由村里组织,公家拿些钱,再由群众集一些资;二是采取传统办法“包头”,也叫“包葫芦头”,即艺人自己组织起来,一年找一个承包灯班子的吃、住,轮流坐庄;三是有三两家艺人自愿搭班,以玩灯为手段挣钱,“顶门头”演出,索“封子”当副业经营,收入颇丰,除现金外,还可以收取烟、肉、糖、米、馍等彩头。玩灯班子仍采用古风旧俗,即腊月集中操练、排演、训导,正月出会,一般演出活动持续到正月十八,个别班子演到二月二。

[返回列表]

上一篇:光州灯话

下一篇:潢川火淋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