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传说

光州贡面的传说发布日期:2015-06-13  点击数 : -

  光州贡面的传说

  传说,武则天做了皇帝,便布告天下,要在她登基百日之时,举行盛大庆典。又传旨光州刺史:“往年光州进贡的挂面都是实心的,如今已改朝换代,3个月内要为朕做出空心挂面,以备百日盛典食用。”晾晒贡面光州刺史接到圣旨,脑子一阵发木,心想:挂面本来就比麻线还细,还怎么能把它做成空心的,这不是异想天开吗?可他知道武则天是个随心所欲、说到做到的女人,若违背了她的意愿,那是没好果子吃的。牡丹不是不遵从她的意旨开花,被她一怒之下贬到洛阳去了吗?她对花就这么厉害,对人那还用说。于是,他赶忙把光州城里所有的挂面师傅召集在一块,限他们在两个月内做出空心挂面,否则,就办他个欺君之罪。那时,光州城里挂面做得最好的要数一个姓马的师傅,因他手艺出众,同行的都佩服,尊敬地叫他马老大。马老大接到刺史的指令回到家里,心里像塞了一团乱麻。他明知道空心挂面是武则天一时高兴想出的花样,也许根本就做不出来,可他也没有办法推卸皇差,只好硬着头皮,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干起来。他把麦子淘了三四一十二遍,把面筛了三五一十五遍,又把面揉了三六一十八遍,做出的挂面果然比过去白得多,可就是不经拉,粗粗的,还是实心。于是,马老大只好重打锣鼓另开张,千方百计在淘麦、磨面、揉面上变着法子、翻来覆去试着做。一个月过去了,仍然“羊皮是羊皮,旧靴是旧靴”。俗话说:当事者迷,旁观者清。马老大有个徒弟彭仁义,他见师傅整天只是在面的成色上打圈圈,就小心翼翼地进言道:“师傅,咱们除了在面的成色上下工夫外,能不能在配料上想想法子呢?”马老大一听,把眼一翻,说道:“你说得轻巧!做挂面的手艺是祖上多少代传下来的,哪能是随便乱改的。”马老大的女儿巧珍在一旁听了,不服气地顶撞道:“我看师兄说得有理,照祖上的法子,就是做不出空心面。”马老大气得把两眼一瞪,大声喝斥道:“小孩家,你懂个屁,给我滚一边去。”仁义听出师傅的话是冲着他来的,便一声不吭地走到一边干活去了。转眼到了重阳节,这天一大早,师傅就叫仁义去饭店买油炸馓子。仁义去了好大一会功夫也不见回来,师傅就叫巧珍去找。巧珍跑去一看,只见仁义正傻呆呆地站在油锅旁,看人家炸馓子。巧珍在他身边站了一会,他也没发觉。巧珍说:“师兄,你咋啦?炸馓子有啥看头。”仁义回头见是巧珍,便指着饭店大师傅手里扯着的面说:“师妹,你看!”巧珍一看,心里马上明白了仁义的意思。原来,炸馓子和的面兑的有盐,和好的面又用香油浸着,所以有韧劲,经得住用手来回拉扯。一团面越扯越细,最后扯得比挂面还细。巧珍说:“师兄,你想用炸馓子的面做挂面?”仁义点点头:“我想试试,就怕师傅不答应。”巧珍说:“眼看期限就到了,这些天把爹愁死了,我们索性背着他自己干算啦。”二人回到家里,马老大把他们叫到身边,愁眉苦脸地说:“看来空心面我是没有本事做了,过两天到了期限,为师轻则坐牢,重则杀头,仁义,我现在就把你师妹托付给你,你们赶快打点行装,远走高飞,找个地方落脚,好生过日子吧。”马老大的话还没说完,仁义和巧珍的眼泪就噗嗒噗嗒掉了下来。仁义说:“师傅,还有两天时间,俺们还可以试试别的法子。”巧珍说:“你别说闭气话,让师兄试试他的法子再说吧。”到了这个地步,马老大也顾不上行业的规矩、师傅的面子了,叫仁义只管放手去做。仁义和巧珍舀来一盆上等白面,兑上盐和好搋透,再经过用香油盘条、上筷子、上槽、上架、扯面、晾干等多道工序,终于成功了。马老大一看做成了空心面,不禁喜笑颜开,当即叫仁义和巧珍拜堂成亲,说道:“空心面是你们俩做成的,今天成亲是双喜临门,就叫它‘龙凤面’吧。”空心面终于按期进贡到朝廷,武则天见了不禁连连称奇。当御厨将一碗鸡汤龙凤面送了上来,只见汤清如水,空心面根根可数。吃上一口,顿觉爽朗可口,鲜美无比。她于是夸奖道:“光州贡面,实乃面中之魁也!”所以光州贡面从此有了“魁面”之名。